沉溺虚拟世界 在线游戏或成精神鸦片

6 10月

沉溺虚拟世界 在线游戏或成精神鸦片

  在线电脑游戏可以为玩家们提供娱乐消遣和社交互动,但对某些人来说,它们同样可以成为一种困扰。

  《魔兽世界》(World of Warcraft)或是《无尽的任务》(Everquest)等游戏在世界各地拥有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玩家群体,但对一些玩家而言,这些游戏已经变成了一种精神鸦片。

  23岁的玩家山姆(Sam)称《最终幻想》(Final Fantasy)把他困了五年之久,“我不想去任何地方或者做任何事,也没有工作。有些时候,我会在那里玩一整天,早上八点起床,一直游戏到凌晨三四点。”山姆最终因此丢了工作,有时他甚至会逃避家庭活动,假装生病,沉溺于网络世界。用他的话来说,“这就像是,这里有我想要的一切,为什么要离开?”

  据了解,山姆玩的这类游戏就是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MMORPG),玩家需要支付月费方能进入游戏,玩家在游戏中可以和世界各地的用户联合作战。

  山姆表示,这些游戏的设计,都是以获得更好的装备来刺激玩家继续玩游戏,“他们有意让那些装备难以获取,因此你得每个月不断地向他们付费,保持游戏欲望,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在伦敦德里郡从事网络游戏研究的Joshua Hufton认为,这些游戏在本质上就是想让玩家玩得更多、玩得更好。它们的设计初衷就是吸引玩家,很容易让他们混淆了虚拟与现实这两个不同的世界,“在游戏中化身为一个你在现实世界中无法扮演的角色,这对许多人而言都是个令人沉迷的诱惑。”

  当山姆在一个有公用无线网络的场地接受采访时,另一个偶然听到访谈的男子则凑过来表示他也游戏成瘾。该男子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仅表示自己是一名40多岁的丈夫和父亲。

  “我都两天没刮胡子了,因为我没有时间”据他所说,他每天要花数个小时在社交网站上玩一款名叫《Pets》的游戏。当他无法上网时,他就带着笔记本到附近有公用无线网络的地点继续玩游戏。他认为自己的行为“就像是一个犯了酒瘾的酒鬼。”

  有些人认为,当走向这样的极端时,强迫性的游戏就会演变成酗酒一样的病症。在线玩家匿名协会(On-Line Gamers Anonymous)的创始人Elizabeth Woolley称,她的儿子十年前曾沉溺于《无尽的任务》无法自拔,“在挣扎了一年半之后,他最后在电脑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她的儿子去世以后,Woolley创办了在线玩家匿名协会,该网站的单日访问量为1000人次。她建议建立一个与匿名戒酒协会的12个步骤类似的戒网康复模型。她认为,“游戏成瘾与酒瘾或毒瘾并没有太大区别,当它对你的生活产生无法阻止的消极影响时,你就已经处于棘手的麻烦之中。”

  这类游戏还形成巨大的经济开支,除去每个月的会员费,有些游戏玩家还要花更多的钱来买点卡或游戏中的装备。山姆和另外那名沉迷游戏的男子均表示他们每个月在游戏上花费数百美元,有时甚至缩减其他开支来支付游戏费用。该男子称,“如果电费账单是200美元,那我就支付180美元,第二天,我又会改成支付150美元。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很不妙。”

  山姆则表示他正在努力克服这个问题,他在去年曾用“火鸡疗法”(译者注:突然完全戒除某物的疗法)摆脱游戏,但在秋天却又故态复萌。他称自己现在已经三个月没有碰过游戏了。

  《魔兽世界》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该游戏的制造商暴雪娱乐公司曾表示,“日常生活比任何形式的娱乐都更加重要”,他们已经在旗下游戏中内置了自然间隔功能,用以限制玩家的游戏时长。

Leave a Reply